本地遊

回到70年代 那些年的喜愛夜蒲

作者 , 04月11日

喜愛夜蒲,你會想起老蘭(中環蘭桂芳)。細細個就聽過呢個名的「蘭桂芳」,其實在70年代才逐漸成形,但香港開埠咁多年,難道沒有蘭桂芳之父盛智文,香港人就一直沒有夜生活?

回想美好的當年,這個尚未充斥金舖、藥房、水貨客和商場的小島,大家收工食飽飯就趕回家睇電視,訓醒第二朝又搏殺。夜夜笙歌?阻街又擾人清夢,咪阻人搵食啦。

當年的夜蒲生活,是和酒店掛勾的,半島酒店的The Scene、美麗華酒店(現稱The Mira Hong Kong)的Taipan Club One、喜來登的The Good Earth等等,數得出的都是五星酒店的club(俱樂部),基本上全是外國人、有錢人和明星的玩意,也象徵了香港的輝煌歲月。50年未夠香港已變天,人人回望過去,懷念的是一個美好年代,也是一份集體回憶

生活依舊 夜場全非

Cropped image (1)Cropped image

Untitled-design-2-e1453672895848今時今日要翻查俱樂部資料絕非易事,大部分hotel club已經結業,職員散的散、走的走,酒店官方資料也不多。來自英國的Andrew Bull,是70年代縱橫各大酒店club的名DJ,在殖民年代跟著當兵的父親輾轉來到香港,近年在上海、香港兩邊住:「我就像HSBC(香港上海匯豐銀行),香港、上海、英國的混合體。」後來以RTHK(香港電台)DJ身分踩入disco界,成為炙手可熱的夜場DJ,一晚走幾場穿梭於各大酒店的club,可說是業界的推手兼活化石。

「從前未有蘭桂芳,九龍威過香港島好多。尖沙咀近啟德機場,附近一帶有好多靚酒店,外國人、公幹旅客都聚在九龍,就連觀塘一帶都好旺場。中環灣仔主要由殖民政府、老牌英資洋行佔據,例如太古渣甸(現名怡和)。港島係有幾間五星酒店,但整個區就是行政、辦公feel,講到party夜場一定是九龍的天下。」Andrew想當年道。

DSG-8758-HK-2

發展到今日,可能是土地問題,數得出的人氣旺場,幾乎都在中環一帶,Dragon-i、Magnum、Drop、Kee Club、Volar、Ce La Vie、Play Club等等。九龍變得更工商業化,諾士弗台也傾向以餐廳為主,而寶勒巷… …則是mk仔的天堂。

 

hotel與hotel club  風光不再?

昔日的人氣夜場,都在高級酒店內才搵得到。而今時今日,酒店、night club分家,高級酒店不再襲斷夜生活界。點解?是因為酒店界今時比不上往日嗎?是因為佔中所以hotel club才捱不住嗎?「整個時代改變了,不單是酒店話事人已易手,就連night club內的座上客也不再一樣。」Andrew說。以前是達官貴人、巨星名媛的世界;現今的夜生活普及化,不再被上流社會壟斷,年輕人、中產,甚至乎廢青都可以入場,老牌高檔酒店不需要將定位放得很高,孤芳自賞,反而走入群眾,以lounge bar、lobby bar等較平又relax的落地路線,更能滿足市場需要。

Cropped image (2)Cropped image (3)

 

都係舊時好?

上一代覺得社會愈來愈進步,廢青們應該少埋怨多做事;新一代反駁「老而不」價值觀過時,而且老早上了岸,說的都是風涼話。一路走來,作為三分一個香港人,Andrew又如何自處?「就如hotel club一樣,你以為它過時了,光輝不過,其實它只是轉了形式一直都在也從不過時。」哪個年代更美好?「One era doesn’t stand out as ‘better’ than the other, it’s just deliciously different. 」

 

閱讀留言